伊尼舍林的报丧女妖《跟被我放鸽子的朋友们,道个歉》

2023-01-23 13:48:12 影评 2022 剧情 电影 英国 喜剧 美国 爱尔兰 伊尼舍林的报丧女妖

最近我放了挺多人鸽子,事后也没有交代。想着还是道个歉吧。

对不住。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什么急事儿。就是突然,突然就什么都不想干,谁都不想见了。而且连解释都不想解释。

这种事我没少干,属于兴致使然的缺席。然后绝对经不起别人刨根问底。比如我有时就是不想接电话,内谁一遍遍打过来,我就只能拉黑。好些多年的朋友,就是这么莫名其妙被我拉黑的。

也顺便跟他们道个歉。

没那么诚心就是了。谁让他们打电话烦我。

有病吧?大概是有的。

说文艺点儿,我这叫存在主义危机。就是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思,所以责怪一切能怪得到的东西。

前几天看个电影,叫《伊尼舍林的报丧女妖》。

讲一个乡下小破岛上有一胖一瘦俩酒友。一天,胖子突然不理瘦子了。瘦子不明白为啥,就拼命纠缠胖子。胖子说你再逼逼叨叨,我就割了自己的手指头,你烦我一次,我就割一根。

瘦子还是想弄明白,胖子到底哪根筋搭错了。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胖子就真的割了自己的手指,扔去了瘦子家里。结果割完一只手时,瘦子最喜欢的驴子,被其中一根手指噎死了。

很多人说看不懂,我一看就懂了。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说闭嘴,再问我就割手指喂你家猫。

所以,其实就是不知道该干什么的人,需要责怪一切。

而我多少还清楚,一切没有错,甚至我自己都没错,所以不该责怪。

矫情。

矫情是伤害最小的自我调整方式。就像烧菜——你搞砸了一道菜,只能把所有原材料和调料混到一起,搞个大杂烩,说不定还有救。

当然,你可以说大杂烩矫情。

但大杂烩并没有伤害谁,对吧?

有人又要把责任推到三年疫情的头上。我觉得吧,穷是穷了点,但人脑子闹别扭,应该也不能全怪疫情。

必须承认世界运行规则的复杂性,以及生活和大脑的奇怪耦合。于是,合理得光怪陆离的沙拉,就能代替思想,成为年夜饭时不用端出的名菜。

放人鸽子是我不对。你们泡澡时,也会突然觉得,自己要是没出生就好了。我那时的感觉就跟这个类似,可能也没强烈多少,但持续,绵绵。

风铃晚,六月花,文艺兮兮最浮夸。

而且我赌你们多数也不知道自己为啥活着。这不是给自己找台阶下……算了,这就是几级台阶,不上不下。

昨晚梦见德国人指挥这我们,在东南亚银行里围剿日本人。打着打着,我点了支烟,好像是红双喜的,八块那种。

然后,我在梦里,放了德国人的鸽子。

新年好。

妈的,这句问候真唐突。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