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生还者为什么说HBO剧版《最后生还者》可能打破“游戏改编影视必翻车”的诅

2023-01-23 13:48:19 美剧点评 剧评 电视剧 剧情 美国 科幻 动作 加拿大 2023 最后生还者

节选、编译自Alex Barasch所著的发表于纽约客的文章《Can a Video Game Be Prestige TV?》

编译者:L游戏改编影视的翻车诅咒

很多游戏改编的影视作品失败的原因在于,过于优先考虑还原度而不考虑从一种媒介到另一种媒介的翻译过程中可能丢失的内容。很多改编影视里充斥着定位不清的角色,大众难以理解的游戏圈内部梗,大量无关剧情的世界观设定等。如何吸引原著粉与普通观众往往成为一大难题。

今年越来越多工作室和流媒体选择改编各种游戏IP大作,网飞的众多游戏改编影视就不多说了,派拉蒙+续订了《光环》,亚马逊预订了《战神》真人版影视剧,环球即将推出《超级马力欧兄弟大电影》。据称HBO已经花费了超过 1 亿美元投入制作此次《最后生还者》的真人剧,希望打破游戏改编真人版屡屡翻车的诅咒。很多人可能看了《最后生还者》第一集会以为这又是个老套的丧尸故事,然而,这部发售于2013 年的原作游戏其实更侧重于考察人性。(著名演员、编剧、制作人菲比·沃勒-布里奇(Phoebe Waller-Bridge)居然也是这部游戏的忠实粉丝!)

《最后生还者》的制作Neil Druckmann称:真正好的改编能够让那些重视剧情的一般观众意识到原来游戏里也有如此精彩的故事。

然而,《最后生还者》的影视剧改编之路实则坎坷。一开始在2014年,美国索尼影视娱乐旗下的Screen Gems电影公司决定制作电影版《最后生还者》,Neil Druckmann委婉地称,这家公司旨在制作“一种特殊类型的电影”。大家众所周知,Screen Gems曾经制作臭名昭著的《生化危机》系列的真人版。电影版《最后生还者》执行高层们总希望把电影做得更大、更性感。Neil Druckmann设想的是类似经典电影《老无所依》(No Country for Old Men)的风格,然而Screen Gems方想要制作类似《僵尸世界大战》(World War Z)的电影,双方想法大相径庭。Neil Druckmann也意识到把一部15小时流程的游戏压缩成一部两小时的电影很不现实。最后,Screen Gems放弃了这个项目。与切尔诺贝利制作人Craig Mazin合作Craig Mazin

负责PlayStation IP发展的执行官Carter Swan提起编剧Craig Mazin也称《最后生还者》改编成电影并不可行,Neil Druckmann决心主动约见这位曾制作过著名影视剧《切尔诺贝利》的Craig Mazin。

原来,早在《最后生还者》游戏刚发售时Craig Mazin就已经迷上了这部游戏,当时他就试图联系Neil Druckmann,不过Neil Druckmann没搭理他,因为他当时不知道Craig Mazin是谁。这次,二人终于约见成功,达成一致认为把《最后生还者》改变成电视剧应该可行。从此,二人从彼此的粉丝变成了合作人。

Craig Mazin提到《刺客信条》游戏时说,他之所以喜欢这部作品是因为它的玩法,但它的剧情本身其实令人费解。《刺客信条》系列拥有复杂的潜行机制以及丰富的历史背景。但是改编成电影版其实很难,也很难改得好。

Neil Druckmann认为目前来讲,只有儿童向的真人影视比较成功,例如2019年的《大侦探皮卡丘》。他提出游戏改编电影失败的原因很多在于没搞懂观众到底想在大荧幕上看什么,很多人误以为观众想看游玩过程。无数电影重蹈覆辙地在这一问题上栽跟头。比如2005年的《毁灭战士》(Doom)的电影版。《毁灭战士》(Doom)原作是一部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然而电影版为了突出这个射击游戏的特点,用了整整五分钟模拟展现主角第一视角的交战过程,观众只能看到画面下方主角的手和武器,最终效果糟糕,整个画面晕眩而乏味。对于游戏玩家来说身临其境的视角,而对于被动观看电影的观众而言难以接受。Craig Mazin也认为像《毁灭战士》(Doom)这样的游戏没有必要改编成电影。如果一味地只是拿着IP名字乱发挥,粉丝会大骂:“我真正想看的啥都没有。”而一般大众会疑惑:“啥是毁灭战士Doom?”

Craig Mazin和Neil Druckmann相信剧版《最后生还者》会不一样,期望这部作品能打破游戏改真人版必翻车的诅咒。Neil Druckmann与《最后生还者》

Neil Druckmann本科时期主修犯罪学,他本以为自己以后会成为惊悚小说家。但是接触到计算机科学领域后他最终成为程序员入职于顽皮狗,他学习了剧本写作,制作游戏关卡,后来进入了设计组。Neil Druckmann相信游戏可以激发情感,而这是其他艺术形式难以做到的。《神秘海域2》是第一部他与别人共同编写和设计的游戏,此作巩固了顽皮狗的声誉,工作室也因此有资金和能力同时开发两个项目。Neil Druckmann也就顺势向工作室提出他一直以来默默设想的项目:一部末世主题的作品。

Neil Druckmann最初看了一部关于冬虫夏草的自然纪录片,里面介绍了一种可以感染蚂蚁并劫持它们的大脑使其变成“僵尸蚂蚁”的真菌。受到启发,《最后生还者》也引入了类似的真菌,不过这种变异菌株对人也有同样的作用。故事着重描写乔尔与艾莉从一开始因利益关系而同行的陌生人逐渐变得情同父女。Neil Druckmann强调故事中乔尔对艾莉逐渐产生的情感联系其实跟玩家对艾莉产生的联系是同步的。约15小时的游戏时长给足了乔尔慢慢对艾莉情感转变的描绘空间,玩家和乔尔一样逐渐产生想要保护艾莉的想法,甚至愿意为她的一些不道德行为进行袒护。当乔尔失去行动能力时,玩家不仅会受到艾莉的帮助,游戏视角转换下使得玩家成为艾莉,以她敏捷、轻盈、但弱小的身躯来行动。

Neil Druckmann的女儿正式在《最后生还者》游戏开发期间出生的。刚成为父亲的他内心所产生的强烈情绪也帮助这部游戏深入探索一个重要问题:父母对孩子无条件的爱能有多深?

2013年《最后生还者》发售,同时期游戏界基本都是开放世界角色扮演游戏,比如《上古卷轴》和《GTA》,玩家可以选择做他们感兴趣的任务,也可以选择要解决的人、要爱上的人、或是要解救的人。有些游戏还有分支剧情,玩家可以通过自己的选择和行动来影响剧情走向。但是无限的可能性是有代价的:主角往往被设定成无名小卒。《生化奇兵》制作人称当时高层敦促他改掉了原本复杂而模棱两可的结局,取而代之的是给玩家设置一个道德岔路,分别通向好结局和坏结局。Neil Druckmann也被高层要求做分支剧情,但是他拒绝了。他觉得,乔尔作为一个既能展现温柔一面又能表现可怕暴力的人,是不可能做某些抉择的。如果允许玩家插手做选择的话就会破坏乔尔这个角色的行动逻辑和人物塑造。剧版《最后生还者》的制作过程

Craig Mazin 和 Neil Druckmann 在 2020 年初开始工作后,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他们改编过程中可以偏离原作发挥的程度能有多少。虽然有些对话直接从原本游戏照搬到了剧里,但Neil Druckmann也发现了一些可以发挥的空间,有些时候可以把视角从主角乔尔和艾莉抽离出来进行叙事。由于游戏依赖沉浸体验,所以这些不同的视角在游戏里是无法出现的,玩家只能通过别的消息或者环境线索来拼凑出其它地方所发生的事情。而电视剧则可以自由穿越不同地区与时间,甚至可以展现出灾难未降临前的世界和视角(参照第一集的电视采访)。不过,电视剧版主线剧情依旧会遵照原作的冒险结构,描绘主角从一个地区穿行到另一个地区,每个区域都有不同的新角色和他们的生活方式。剧版每一集会呈现一个独立的新世界,这种在游戏里也许司空见惯的结构在影视剧里也许会很新鲜独特。

游戏改编成影视也促成对于暴力的不同处理方式。Neil Druckmann一直想把游戏里的残酷暴力描绘得刺痛人心,而不是激起兴奋刺激感。在杀戮已成为惯例的游戏媒介里,玩家会习惯于角色的死亡。Mazin提到说,当你玩游戏的某一章节的时候,你攻击完别的角色,当你死后回到检查点,所有的角色都会又活过来,继续回到原来的地方。在游戏里,玩家会觉得这些角色只是障碍,而不是活生生的人,但是在影视剧里,角色间的对抗会更有分量。Mazin说:“看着一个人死去的感觉应该跟看像素人死去的感觉大不相同。”

游戏里乔尔近乎有超人般的体能,这是因为游戏游玩需要他能做出些超出常人的特技。但是Mazin告诉Druckmann,在剧里,乔尔需要变得更加真实。Druckmann回忆说他们还探讨乔尔的经历可能会给他身体造成哪些伤害。比如他会由于枪声影响而导致一边的耳朵听不清声音,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的膝盖会作痛。Druckmann希望剧里能展现一个普通中年人的样子。

合作过程中,Mazin外向善交际,Druckmann则更为内向。Druckmann说起很多好莱坞影视界的人对游戏嗤之以鼻,而Mazin则精通影视与游戏两种媒介领域。Mazin也很擅长与高管打交道并顺利解决分歧。

Mazin跟Druckmann一样也对于媒介转换上的进行过深入思考。很多之前的游戏作品本身其实就已经是电影化的作品,《光环》借鉴《异形》,《古墓丽影》是女版《夺宝奇兵》。把这些从电影转换转换而成的游戏再转换回电影后,就会像在谷歌翻译机器上不断转换翻译的结果那样,一次比一次更不成句子。另一方面,有些体验是无法在游戏之外的媒介中重现的。他认为开放世界游戏的主要乐趣在于玩家能构建出只属于自己的故事,或者甚至不需要任何故事。Mazin说他很喜欢在《上古卷轴5:天际》里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这种体验是无法在媒介转化中再现的。相反,《最后生还者》则是以故事为核心的。

《最后生还者》HBO高层曾在反馈中建议在乔尔的一段高潮枪战里加入更多的枪战戏—一些纯粹的躲避、射击、躲避、射击的镜头。虽然拍摄的时候他们确实也拍了足够的枪战戏,但他们考虑到太多无意义的枪战镜头会使整部剧变得俗气,最终决定删掉一些会更好,所以他们直言拒绝了HBO高层的建议。Mazin觉得,在这个场景下,乔尔的躲子弹能力是最无关紧要的内容。很多游戏改编影视经常犯的错误就是它们总想着要重现这些动作戏。游戏是游戏,影视是影视,媒介不同,所以处理方式也要不同。

尽管《最后生还者》着重于刻画人物关系,但它仍然是一个以废墟世界为背景的恐怖故事。对于改编,视觉效果至关重要。在开发早期,顽皮狗开发人员分享了他们在构建游戏世界时是如何深入研究细节的,从隔离区地图到虫草真菌感染进展的时间线都做了研究。在设定上,刚感染真菌的人类还会依旧保持人类的相貌,但随着菌丝体渗入大脑,感染者外貌会产生变化,真菌爆发最终破坏头骨,展现出一种奇怪而令人着迷的恐怖形态。 游戏中被绿植覆盖、杂草丛生的城市设定参考自《没有我们的世界》(The World Without Us),这本书融合了科学新闻和推理小说,探讨了如果人类消失,环境会如何演化的问题。为了剧版《最后生还者》能大限度地还原出同样的效果,HBO 为该剧提供的预算超过了《权力的游戏》前五季每一季的预算。Alan Weisman的《没有我们的世界》(The World Without Us)

剧版《最后生还者》也会有些跟原作游戏不同的改编。比如Bill与Frank的那一集的内容会跟原作非常不一样,也许会让一些原作粉难以接受,不过在内部粗剪以及试映会议上,很多内部人员都为这一集落泪了。(我只能说,期待一下会改成什么样了。)

Neil Druckmann很看好这部改编剧的前景,他觉得很多改编没成功的原因在于要么是原作不够好,要么是在没明白原作内涵下改编。很多编剧凭直觉改编,修修补补导致更多地方需要改动,最终改太多偏离原作,失去了原作的灵魂。现在时代变了,越来越多的影视界专业人士也在成长过程中接触游戏。

另外要特别提到这部作品的配乐。十年前,Druckmann居然说服了奥斯卡得奖的作曲家古斯塔沃·桑托拉拉 (Gustavo Santaolalla) 为《最后生还者》制作配乐。

(更多细节可以看Alex Barasch的原文)

0 复制